省内 国内 国际   工会 地方 企业   法制 企业 厂区   维权 房产 评论   交通 基层 专题   微信
 地市 社会 经济   要闻 劳模 风采   税务 就业 教育   读书 文体 娱乐   健康 汽车 旅游   公告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
    民法典:让老年人拥有更美“夕阳红”

      重阳节将至,老年人权益再受社会关注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(以下简称为民法典)将于2021年1月1日正式施行。被称为“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”和“权利的宣言书”的民法典,面对中国老年人口不断增长的社会现实,它从法治层面作出了哪些制度安排呢?本期,我们选择了两个典型案件,以期引领广大读者和相关机构深入学习民法典。

      养老方式:依法尊重老年人选择机构养老
      老李育有四个儿子,长子李某庆、次子李二庆、三子李三庆、四子李四庆(以上均为化名),四子均成家,并独立生活多年。
      老李曾因赡养问题于2017年8月,向一审泊头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。法院经审理后作出(2017)冀0981民初2460号民事判决,判决老李的四个儿子每人每月给付老李赡养费210元。判决生效后,次子、三子、四子未主动履行给付义务。后经法院强制执行,三人履行了2019年的给付义务。2020年4月,次子、三子又分别主动履行给付老李2020年上半年的赡养费1300元。
      老李因病曾四次住院治疗,扣除医保报销部分,自付医疗费共约一万余元。2019年10月26日,老李入住泊头市某老年公寓。春节期间,长子李某庆将老李接回家中。2020年1月23日夜,老李因癫痫大发作被送往医院治疗。出院后,老李继续入住某老年公寓至今。因生活不能自理,其入住费由初时的每月1200元增至2500元,另需每年交纳取暖费800元及空调费600元。长子李某庆现已交纳至2020年4月30日的老年公寓费用,共计10600元。老李已缴纳2016至2020年度新农合医保费计600元。
      老李因次子、三子、四子不履行赡养义务,第二次将三个儿子起诉至一审泊头市人民法院,要求三个儿子给付赡养费。
      ■一审法院: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  支持老人选择住养老机构
      一审法院认为,对于老李意外生病、身体健康恶化所带来的新的费用与支出,赡养义务人应该承担。老李提交的医疗费票据等证据,可以证明老李数次因病住院花费情况,对该部分支出,三人应按比例予以分担。老李因治疗病共花费了12864.98元,三人每人各应负担3216.24元。老李本次诉讼所主张的养老院费用及后续给付标准,系对原判决确定赡养费数额的变更,无证据证明老李系被迫入住某老年公寓,老李提交的视频也表明老李愿意居住养老院,并且该养老机构的费用标准也较为合理,老李在此能得到较好照顾。关于该项请求,法院予以支持。因此,三人给付赡养费应在以前每月给付210元基础上增加至每月654元。
      关于存款及老人同意由儿子们轮流照顾等对话录音,因言语不详、意思表示不明确,不能证明次子、三子、四子的主张,法院不予采纳……鉴于老李未来居住该老年公寓时间的不确定性,法院对老李主张一次性给付一年养老院费用的主张不予支持,确定赡养费每月给付一次。
      泊头市人民法院作出(2020)冀0981民初106号一审民事判决:次子、三子、四子每人给付老李已花费的医疗费3216.24元、医保费150元;三人每人给付老李已花费的养老院费用930元;四子给付老李已花费的养老院费用2230元;自2020年5月1日始,三人每月给付老李赡养费654元,每月的5日前给付。驳回老李其他诉讼请求。
      ■二审法院:赡养人之间     
      不承担连带责任
      老李的次子、三子、四子不服一审判决,向二审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。
      二审中,经法院到老年公寓对老李进行询问,老李明确表示:起诉三个儿承担赡养义务是老李自己的真实意思表示;认为三个儿子不能好好照顾,要求继续在养老院生活,不同意由四个儿子轮流赡养。
      法院认为,在父母育有多名子女的情况下,各子女虽然均对父母负有赡养义务,但各子女依照法律规定分担父母的赡养费用,相互之间并不承担连带责任,不属于必要的共同诉讼。在仅有部分子女拒绝承担赡养义务的情况下,被赡养人向人民法院起诉该部分子女履行赡养义务,符合法律规定;且一审法院已查明老李共生育4名子女,判决三个儿子各负担全部生活费用的四分之一,未损害三上诉人的合法利益。主张一审法院未依职权追加长子李某庆参加诉讼,程序违法,没有法律依据,法院不予支持。
      法院对老年人赡养方式的判决,应当充分尊重老年人本人的意愿。老李在2017年就曾因赡养纠纷提起过诉讼。院判决生效后,三上诉人未主动履行判决义务,并经法院强制执行;三上诉人与老李之间的关系本就不睦,老李明确表示不同意三上诉人提出的轮流赡养的赡养方式,并自愿选择在养老院生活,由子女负担相关费用,既不违反法律规定也符合情理,法院应予支持。
      2020年9月11日,二审判决: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      ■权益提醒:应尊重老年人   
      养老方式选择
     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,机构养老方式日益被社会大众所接受。尊重被赡养人老年人对养老方式的选择,体现了社会发展和法治进步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》第13条规定:“老年人养老以居家为基础,家庭成员应当尊重、关心和照料老年人。”第20条规定:“经老年人同意,赡养人之间可以就履行赡养义务签订协议。赡养协议的内容不得违反法律的规定和老年人的意愿。”在不能居家养老的情形下,老年人有权选择机构养老方式。
      赡养制度与监护制度存在一定范围的重叠。民法典关于成年人的监护制度,明确规定了“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”“最大程度地尊重被监护人的真实意愿”。民法典第26条规定:“成年子女对父母负有赡养、扶助和保护的义务。” 第28条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,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:(一)配偶;(二)父母、子女;(三)其他近亲属;(四)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,但是须经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、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。第30条规定:“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之间可以协议确定监护人。协议确定监护人应当尊重被监护人的真实意愿。” 第35条规定:“监护人应当按照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履行监护职责。监护人除为维护被监护人利益外,不得处分被监护人的财产。” “成年人的监护人履行监护职责,应当最大程度地尊重被监护人的真实意愿,保障并协助被监护人实施与其智力、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。对被监护人有能力独立处理的事务,监护人不得干涉。”

      居住权益:赡养协议设定后不因拆迁而改变
      ■基本案情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  陈某一与王某系夫妻(以下简称老陈夫妻);老陈夫妻与陈某二、陈某三、陈某四、陈某五系父母子女关系。四个子女均已成家立业。
      1995年,老陈夫妻与陈某二、陈某三、陈某四三个儿子分家,并签有分家协议。因陈某二分到宅基地的面积偏小,故协议约定:陈某四、陈某三兄弟二人每人享有老人房屋一间,住到老人百年之后,房屋再还归本人所有。
      2018年9月份,老陈夫妻所居住的赵县整体拆迁,陈某二、陈某四、陈某三均在他处购买单元楼居住,老陈夫妻无处居住便在外租房居住。另外,王某患有重病,常年需用药维持生活。
      老陈夫妻主张每年房租10000元、各种生活消费15000元、王某每年医药费21600元,合计46600元,应由四子女承担。
      陈某二主张,父母在两个弟弟那有房居住,无需在外租房居住,医药费没问题,生活消费支出有些高;陈某四主张父母在四个儿女处轮流居住,无需在外租房。药费和生活费花多少给多少,平均摊;陈某三、陈某五无异议。
      老陈夫妻坚持在外租房居住。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遂向赵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:判决四子女履行赡养义务,每年支付赡养费共计46600元。
      ■法院审理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  租房费用仍按分家协议分担
      一审法院认为,根据老陈夫妻的身体状况、日常生活水平、当地消费水平,结合各个子女现实生活情况,赡养费的数额应参照2018年度河北省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1383元标准计算。考虑到各子女的家庭人员也需要消费,四子女可按2018年度河北省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1383元的35%承担赡养费。四子女每月各自承担332元。对于老陈夫妻的医疗费用,作为子女均有承担的义务,此费用以实际花销的数额由四子女均摊。
      由于老陈夫妻居住的房屋被拆迁,现在外租房居住,并仍坚持要求在外租房居住。考虑到老陈夫妻的实际情况,对此予以支持。关于房屋租金,因分家时协议约定由陈某四、陈某三提供居住房屋,故房屋租金由陈某四、陈某三均摊。
      赵县人民法院作出(2019)冀0133民初2397号民事判决:四个子女每月各自支付赡养费332元;驳回老陈夫妻的其他诉讼请求。
      陈某一、王某不服,向二审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。二审法院认为,关于住房问题,因老陈夫妻与三个儿子于1995年签订分家协议,该协议中约定由陈某四、陈某三提供居住房屋,该协议合法有效,应按照该协议履行。老陈夫妻的意愿是在外租房居住,故一审判决房屋租金由陈某四、陈某三均摊并无不当。
      2020年5月20日,二审法院作出(2020)冀01民终3140号民事判决书: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      ■权益提醒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  设定老年人居住权有新规则
      在分家协议或者赡养协议中,赡养人为被赡养的老年人约定居住事项作出安排,是以合同或者契约的方式,设定合同性质的老年人居住权。民法典规定的居住权,适用老年人居住权的安排,但是,物权性质的居住权需要依法进行登记。
      民法典关于居住权的规定。第366条规定:“居住权人有权按照合同约定,对他人的住宅享有占有、使用的用益物权,以满足生活居住的需要。”第367条规定:“设立居住权,当事人应当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居住权合同。”“居住权合同一般包括下列条款:(一)当事人的姓名或者名称和住所;(二)住宅的位置;(三)居住的条件和要求;(四)居住权期限;(五)解决争议的方法。” 第368条规定:“居住权无偿设立,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。设立居住权的,应当向登记机构申请居住权登记。居住权自登记时设立。” 第369条规定:“居住权不得转让、继承。设立居住权的住宅不得出租,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。”第370条规定:“居住权期限届满或者居住权人死亡的,居住权消灭。居住权消灭的,应当及时办理注销登记。”第371条规定:“以遗嘱方式设立居住权的,参照适用本章的有关规定。”
      ■本报记者贺耀弘

    • 责任编辑:
    • 编辑:王红润

主办:河北工人报社
投诉电话:0311-87017171 0311-87015356 传真:0311-88613045 Email:hbgrb@126.com
本网常年法律顾问: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
冀ICP备12018813号-1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180004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311-87015356、87017171  举报邮箱:hgxinwenwang@126.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